新闻详情
解放日报:《在商场看开心麻花,在今潮8弄听音乐剧……百家演艺新空间给上海带来什么》
来源: | 作者:pro76ba1c | 发布时间: 2022-01-24 | 380 次浏览 | 分享到:


两年多前,一批“演艺新空间”在上海诞生。从此,各类新潮独特的小型演出陆续走进商场、咖啡店、办公楼……如今已遍布全城的100家演艺新空间,正在将上海打造成一个开放式的大剧场。


演艺在空间上的突破,引发文化与商业、旅游的“破圈”携手,塑造新业态,带来新消费,更提升着这座城市中人民的幸福感与满足感。


记者近日走访多家演艺新空间,试图解析上海首创的演艺新空间得以成功的原因。


演艺新空间的核心

是制造极致而独特的体验


晚上10点多,瑞虹天地月亮湾的商铺大多已经打烊。


人群从5楼的一家“理发店”里涌了出来,他们口中讨论着刚才亲历的“案发现场”:“我猜就是他”“我还以为是思思”……


两个多小时前,小黄(化名)刚刚踏进这家“理发店”,“服务员”就热情地招呼他,为他洗头,他的朋友则被拉到一边做起了美甲。


事实上,他们是来看一部名为《疯狂理发店》的沉浸式话剧的。没想到,这里并没有常规的话剧舞台,两百名观众分坐在两个区域,理发店就是舞台。


随着尖叫声传来,理发店的楼上发生了一起凶案,店里的两名服务员和两名顾客都成了嫌疑人。


此时,灯光亮起,两名侦探请观众与他们一起破案。演员如镜头回放一般,重新演绎刚才发生的每一个场景。“她的帽子刚才不在这里”“他刚才不是这样说的”……观众们在台下大声地发表自己的见解。


案情陷入胶着,侦探宣布,观众可以到理发店门外与他单独交流自己发现的蛛丝马迹。当所有人重新回到凶案现场,每个人都可以举手投票,投出自己所认为的凶手。最终,谜底揭晓。


小黄和另外两名观众因为在“案情回放”阶段提供了重要线索,并上台参与了表演,被评为当晚的最佳观众,获得了一份礼物。他说,上半场是在看话剧,下半场则更像是与素不相识的朋友玩了一场沉浸式剧本杀。


这部由开心麻花出品的沉浸式喜剧《疯狂理发店》自去年9月10日在上海开演以来,深受年轻人喜爱,目前已经上演了130多场。前不久,这家位于商业综合体内的非传统剧场,被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认定为上海最新一批演艺新空间之一。


演艺新空间并不等于小剧场的升级版。在开心麻花集团联席总裁、上海开心麻花总经理汪海刚看来,演艺新空间有两层含义:一是物理空间上的“新”。演艺新空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标准化剧场,台上台下未必泾渭分明,可以在室内也可以是户外的各种“花式场地”。


 二是要给观众带去极致而独特的体验,观众在演艺新空间内不只是单纯的观看者,也是演出的参与者。“在传统剧场里,观众更看重演员表演得够不够好,舞台呈现得够不够美。而演艺新空间的核心是用极致而独特的体验来征服观众。”  


演艺新空间为何诞生在上海


上海现有100家演艺新空间。从场地分类来看,这些演艺新空间主要分布在各区的七大类场所中:


一是城市音乐酒吧、茶楼、咖啡厅、酒店里的演艺新空间,共有19家。


二是剧场、剧团、演出场所拓展的演艺新空间,也有19家。


三是购物中心、商圈广场、购物综合体中的演艺新空间,共有18家。


四是文创园区中的新空间,共有16家。


五是在书店、博物馆、展厅中的演艺新空间,共有9家。


六是商务楼宇中的演艺新空间,共有7家。


七是户外演艺新空间,共有12家。


从演出内容来看,演艺新空间中的演出形态各异、业态多样,主要有脱口秀、小型音乐剧、沉浸式表演、小型特色音乐会、Live秀、戏曲、话剧、相声等。不少小型的、小众的个性化演出逐渐在上海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


从2019年5月首批演艺新空间诞生至今,短短两年多时间里,演艺新空间为何能在上海迅速蓬勃发展起来?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文化产业系副主任夏洁秋认为,这首先得益于政策的扶持与行业的管理智慧。


2017年12月,上海发布《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文创五十条”),其中明确提出上海要打造“亚洲演艺之都”,争取今后每年演出场次达到4万场。“文创五十条”中还明确提出要优化演艺设施布局,鼓励商业综合体引进创新演艺项目,支持和鼓励社会资本新建、改建剧场和演艺空间。


“4万场演出仅靠上海现有的专业剧场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尝试开拓更多的演出空间,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会长韦芝对记者说,“我们曾经到东京去考察演出票房,发现除了大剧场,小众演出场子也非常活跃。大家都知道纽约的百老汇,其实在百老汇之外,还有‘外百老汇’,以及更外层的300余间‘外外百老汇’,咖啡屋、旧车库等被改造成小型剧场,为百老汇孵化剧目、孵化人才。当时我们就想,上海能不能打造这样多层次的演出新业态。”


事实上,演艺新空间在上海并不是“硬推”的,而是“先有事实,再有定义”。一些旧厂房、工作室、酒吧中的小型演出其实早就存在,它们大都松散灵活,受众面比较小。2018年底,上海演出行业协会组建了“演艺新空间专业委员会”,在各区文旅局的支持下,排摸出包括黄浦、静安、徐汇、虹口等中心城区在内的60家演艺新空间,并与其中10家签订了试点承诺书。


2019年,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把发展100家演艺新空间列为重点工作之一。当年5月,随着《上海市演艺新空间运营标准(试行版)》的推出,“演艺新空间”正式诞生。该“标准”对演艺新空间的营运要求、空间硬件标准、服务标准等做出了详细的规定。凡是符合规定、有能力运作的场所都可以提出申请。大世界、思南公馆、市百一店、Mao Livehouse、大隐精舍、林肯爵士乐上海中心、读者书店和上海地铁音乐角等成为上海首批演艺新空间。


对于这一新生的演出业态,如何进行监管和扶持?上海开创了独一无二的管理模式——由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负责对提出申请的演艺新空间进行认证、授牌,并定期对其进行测评,对全年演出场次完成50场的空间予以一定的经费支持。


“刚刚做演艺新空间的时候,是希望它们能对上海的演出市场进行补充,如今演艺新空间的演出已经成为上海全年演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韦芝说。前不久公布的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年度抽查测评显示,2021年上海100家演艺新空间中有50家演出活跃,它们全年完成演出共15787场,同比增加70%。上海的70个专业剧场演出为8894场。


演艺新空间不仅拓展了人们对演出场地的认知,它的诞生与发展,还激发了一种新的思维去创造新的演艺业态。


从“游泳池”,

跳到“大海”里去


演艺新空间之所以能够在两三年时间里逐渐成为上海演出市场的“金字塔底”,也离不开上海整体的演艺生态与文化氛围的支撑。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上海科学、精细化的抗疫模式使得这座城市的演出市场并没有因为疫情而遭到一刀切的重创。与传统剧场相比,演艺新空间小型、灵活、开放的演出形态使其在这段时间里获得了宝贵的生长时机。


疫情之下,全国各地不少艺术创作者都羡慕上海的演艺市场和文化氛围。上海观众文化消费的自发性,以及审美能力,对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演出团队都有着较大的吸引力,这使得整个上海的演出市场能够吸引更丰富的演艺资源。


夏洁秋认为,新空间的溢出效应也来源于专业剧场的成熟。上海各大剧场的专业性以及演艺大世界的繁荣发展,为这座城市培养了大量的演艺消费人群,人们的演出消费越来越多元化,音乐剧、脱口秀、Live秀等不同种类的演出得以在上海吸引到固定观众。


近20年来,全国掀起了新建大剧院的高潮,每年都有大量的剧场、艺术中心落成。在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看来,这些年来,演出场馆和观众似乎都在追求文化盛宴、演出大餐,艺术的生产和需求被推向了一个特定的模式。“是观众没有更多的需求吗?是艺术创作者都在投奔大剧场?当然不是。艺术的发生不可能是单一的,还有很多艺术工作者希望近距离地与观众互动,创作出更多适合小空间、新空间的演出。”


 与此同时,演出消费市场正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95后”“00后”逐渐成为线下演出的消费主力军。他们并不满足于在专业的大剧场里看到可以想象的、可以预期的演出。“Z世代”的年轻人更追求个性,追求独特而新奇的体验。上海演艺新空间的繁荣顺应了演艺市场的需求,同时也反哺了市场。


 夏洁秋认为,目前上海有不少大体量的商业中心正在转型成文化综合体,通过文化附加值导入流量和吸引消费群体,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演艺新空间的发展。


商业中心的转型需求与演出内容供应方一拍即合。汪海刚告诉记者,开心麻花的首个沉浸式剧场“疯狂理发店”之所以选在瑞虹天地,就是看中了那里的大场景消费模式,年轻人在商场里购物、吃饭、看演出……可以玩一整天。“传统的剧场有点像游泳池,体量是有限的,我们之所以选择把剧场开到商业综合体里,就是要跳到‘大海’里去,希望通过与商业综合体的结合,走进普通人的生活中,让看演出成为新消费的分支。”


在瑞虹天地尝到了“甜头”后,开心麻花在北外滩来福士·城市集市上演的《里弄1992》也颇受好评。目前,他们还在打造多个演艺新空间,并将这种模式推广到其他城市。


演艺新空间的发展与上海的城市更新也发生着同频共振。一些老建筑、老地标在改造物理空间的过程中,纷纷挖掘文化传承,开辟演艺新空间。


保留了8条弄堂、60幢石库门的今潮8弄,开放三个多月来迅速成为沪上的网红新地标。作为城市更新的样本,今潮8弄留出了六千平方米的空间用于沉浸式演出和户外舞台,其北广场成为上海最新挂牌的演艺新空间之一。通过与中国上海国际艺术中心主办的“艺享申城”合作,国乐、爵士、街舞、评弹等丰富的小型演出让这方新空间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人气。


“大家都在说建筑可阅读,但可阅读的,不只是它的外墙立面。老建筑在当下需要活化,活化需要的是人,而艺术与人的黏性是非常强的,我们之所以开辟演艺新空间,就是想用艺术打造老建筑的温度,温暖人心。” 今潮8弄开发方崇邦集团高级董事总经理梁美芬对记者说。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陈俊珺

民营剧团专委会
国有院团专委会
专业委员会
查看更多+
专业委员会
专业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