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文汇报:《融入申城“艺术人口”,罗小罗说:我爱在街头唱歌》
来源: | 作者:pro76ba1c | 发布时间: 2023-12-18 | 163 次浏览 | 分享到:




12月17日,“罗小罗和他的朋友们·专场音乐会”在静安文化馆开唱。周梅霞女士退休后热爱文艺活动,看到演出信息后,专程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地铁赶来,她笑着告诉记者“他唱歌多有味道啊,每一首歌我都非常喜欢”。周女士并不是一人,阿姨爷叔也追星! 罗小罗唱着一首首经典老歌,现场已是一片音乐海洋,线上直播点赞量也近十万。


“我来唱这些八九十年代的老歌,把歌唱进他们心里”


上海寒潮初降,音乐会内场却涌动着暖意。开场,罗小罗和乐队朋友们合作起《这世界那么多人》,这是罗小罗首场内场音乐会,“这首歌在街头已经唱过几百遍,但是今天黑压压的观众席,我看不清他们的脸,有点紧张。”他告诉记者。尽管如此,罗小罗仍旧发挥了他的街头风格,在每一首歌曲结束后,都会跟观众们聊几句。


《夜夜夜夜》《千千阙歌》《约定》……或深情或轻快的老歌不断从舞台传来,观众们情不自禁拿着灯光棒挥舞着。唱到《哭砂》,现场很多听众悄悄跟唱,也有人专门带了歌词边看边听。歌曲结束,几位听众情不自禁地喊出“谢谢”、“好听”。罗小罗告诉记者,“这几乎是人们最喜欢点的歌,当然,热歌可以排一个很长的歌单了”。


音乐会尾声,观众们意犹未尽,在“加唱一首”的热情呼声下,罗小罗和观众们共同选定了《后来》一歌,曲调未起,便有观众已按捺不住哼唱起来。现场也有“路人粉”,明明只是路过听听,大合唱环节却唱的比“老粉”都热情,全场不同的歌声刻画着一种奇妙的和谐,此刻人们再度共情。


“可能现在很少有人会去唱这些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歌,正好我用街头的形式把这些歌单唱出来。现在来听歌的多数是中老年人,这些歌能唱进他们心里,现在他们非常热情,估计也勾起了一种年轻时‘追星’的感觉。”罗小罗说。


线上线下一起“火”,街艺人也是人们心目中的“明星”


街头,是罗小罗近几年的发光点。作为上海街艺节的签约艺人,罗小罗已在街头演出5年有余,平日也会有各种音乐演出的工作,在街艺月均演出2-3场,街艺收入来源主要来自听众打赏。在静安公园,罗小罗和“小廖老师”开唱,背后的绿荫丛是街头舞台的天然幕布,年纪各异的上海市民会因他清亮动情的歌声驻足,“鸟巢”式的观众席已是家常便饭。


孔祥珍女士热衷于音乐现场的“第一排”,得知本次音乐会的消息,孔女士中午提早就到现场等待,抢到了第一排座位,她很是开心。她告诉记者,“我退休后,就从吉林移居到上海,来上海刚满三个月,但是自从开始听罗小罗的歌,就跟着他到处跑,像世纪公园、静安公园这些地方都去过,有时候坐在地上听,有时候三个小时过去了,才发现自己坐麻了。”


为什么大家都爱罗小罗的歌声?粉丝们说不清,罗小罗似乎也不知如何解释,他羞赧一笑,“我知道一些粉丝是从外地专门来,也有国外回来的;也有八十几岁头发花白的老奶奶过来看,我一直觉得不可思议,可能这些歌曾经陪伴了他们某一段生命历程,而如今我把这些记忆再次唤醒了,所以音乐的力量真的蛮大的。”


其实,并非仅仅是歌曲的功劳。唱到动情处,罗小罗会不自觉地露出笑容,他对于音乐的理解是独一份的。他熟谙听众们要听的并不只是一首歌,歌声引发回忆瞬间,人们同过去的自己相连,同时,也与身处的城市空间、脚下的这片土地相连。罗小罗将真情放置在了每一个音符中。


“我心里总是有个标准,既然我是做音乐的,是拍视频的,那就要呈现出专业的品质。”罗小罗还会使用专门的器材录制音乐视频并上传在平台上,很多粉丝表示,他们也是最先在线上刷到,再变成线下的“追星”一族的。对此,罗小罗告诉记者,“视频以及后期都是我自己搞定,我用的音响比较好,功率大,因此我还要自己带电瓶到现场。”平日做街头演出,200斤的器材的装置与拆取是罗小罗和妻子“自助完成”;而本次音乐会也几乎是“全自助”的,“昨晚我布置乐器、插线一直到凌晨三四点,今天看到观众们,心里觉得很舒服。”


室外夏天日晒,冬天又风寒,嗓音和乐器都容易受到影响。罗小罗坦言,“自然有辛苦的地方,但这本就是街头的一部分。比如嗓音状态每天都不一样,但街头的简单随性也包容着这些‘不完美’,这是街头表演的灵魂所在。”


“街头的形式,没有门槛,人人可参与,这也让更多的人认识了我。如果只是隔着屏幕,我想不会有这么多人关注我。”罗小罗在成为“街艺人”之前,也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街头音乐于他,是不断尝试的别样形式,也影响了他的音乐历程。“在街头,我们跟观众站在一个平地上,彼此平起平坐,看到大家陶醉的样子,是很开心的。哪怕是十厘米的台阶,都会有距离感。我能直接感觉到,大家的鼓掌频率跟喜爱程度成正比,我也就能更好地‘阅读’他们的心吧。”罗小罗也不断地在现场音乐中交流与学习,感受着情感与音乐的双向流动。


明年即将是建立上海街艺的十周年,更多街头艺人参与到这个同老百姓的艺术对话中。罗小罗认为,“我唱了这么多年的歌,就是想分享美好的东西。以前也有街头艺人,但似乎是‘散战兵’;但现在我们能以更规范专业的方式开展活动,这也是这座城市所需要的。”近年来,静安区文旅局主动与市演协合作,在平台建设、基础设施、正向引导等方面为这些有艺术才华的年轻人尽力提供展示机会,也为这座城市寻觅艺术人与老百姓心贴心的新方式。


从罗小罗身上不难看到,如今上海的“艺术人口”在不断地多元化,不同年龄、不同喜好的人群在描画着属于自己的艺术场域。在街头这样的普通场景中获得生活的呼应,沉浸在生活的细节中,会温暖很多人的心,当然,也更容易激起中老年人回味年轻时的浪漫时刻。


作者:孙彦扬

来源:文汇报


民营剧团专委会
国有院团专委会
专业委员会
查看更多+
专业委员会
专业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