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光明日报:《演艺新空间:持续激发戏剧艺术创新热情》
来源: | 作者:pro76ba1c | 发布时间: 2024-05-15 | 101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年来,越来越多戏曲、话剧、音乐剧走出传统剧场,走进博物馆、书店、咖啡店、商场、办公楼宇乃至观光巴士,成为一道城市文化风景,持续激发着文化消费新体验,在开辟了多样化的演艺新空间的同时,也为戏剧艺术提供了扎根人民、开展创新尝试的小型“试验场”。在这些演艺新空间上演的戏剧已经形成一些新的艺术特征,成长为当代戏剧艺术中的一支劲旅,带来了更多对中国故事的创新演绎,并正在助推戏剧艺术焕发出新的活力与光彩。当然,现阶段还难以对演艺新空间戏剧的发展状态、发展前景作出判断或结论,但演艺新空间戏剧作品迄今展现出的新意十分值得关注。


注入当代生活场景和年轻时尚表达


演艺新空间的概念可以上溯至19世纪末20世纪初法国的“小剧场运动”,如今已经被定义为以演艺为主营业务,并实现多业态融合、多功能协同的新型演出场所。2018年,上海出台的《关于全力打响上海“四大品牌”率先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文件明确提出要“开拓新型演艺空间”;去年9月,北京出台并印发的《北京市建设“演艺之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2023年—2025年)》也再度鼓励演艺新空间的发展。


2020年,在上海亚洲大厦写字楼里演出的音乐剧《阿波罗尼亚》爆火,半年间驻场演出突破500场,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票难求。去年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三层公共空间上演的新空间剧场版《猫神在故宫》驻演数百场,在上海、天津、南京等城市的巡演也备受欢迎。一些演出场所借此也成为“新晋网红地标”,跨城观演的观众数量持续提升,很多作品收获了不少拎着行李箱专程赶来“三刷”“四刷”的观众,戏剧艺术正以更年轻的姿态、更蓬勃的势头发展。


演艺新空间的戏剧“新”在哪里?首先,与传统剧场内的戏剧演出相比,最直观的是观演关系的改变。多数演艺新空间内不再有面对观众的镜框式舞台,也不再有传统剧场里的阶梯式座椅,舞台和观众席被以多种方式置换、融合。坐在剧场中央的可能是观众,观众席之间的通道可能是演员表演的舞台,观众能够近距离看到演员的神情、感受剧中人的情感,与剧中人互动,在一些戏剧的设定中,观众还需要参与剧情,带着特定角色任务和演员一起完成戏剧表演。此外,这些融合了多种生活场景的演艺新空间能在戏剧的艺术享受外,为观众提供多种体验,比如在传统剧场观演通常不能携带饮料,而在演艺新空间的一些戏剧场景中,饮食、购物等活动本身便是戏剧情节设定的一部分,观众在看戏时可以扫码点单,一边欣赏戏剧,一边吃饭喝茶。


除了观演关系之新、演出环境之新,演艺新空间的戏剧还伴随着在戏剧艺术题材内容、表现手法、创作思维等多方面的创新探索。与从海外引进的版权剧相比,很多原创戏剧作品的题材内容浸染着鲜明的本土韵味,洋溢着流行文化的气息。不断有来自中国古代、现代文学经典的故事与人物成为演艺新空间的戏剧题材,如取材自清代苏州文人沈复同名散文集的园林版昆曲《浮生六记》,源自老舍先生经典作品的沉浸式戏剧《寻找老舍先生》,以及携带着年轻人时尚表达、审美趣味的沉浸式戏剧《海上倒计时》《开心巴士》等。此外,在演艺新空间中上演的戏剧作品普遍注重艺术表现手法与其他艺术门类、领域的跨界融合,重视依托新空间的优势开拓新的创作模式和戏剧类型,这都为戏剧艺术的创新发展提供了多种可能。


在多种艺术融合中不断刷新审美样本


演艺新空间戏剧的热度、势头和潜力令人瞩目,其跨界融合的大胆探索反映了戏剧艺术在当代坚持与时俱进、寻求创新突破的诉求。戏剧艺术的新潮流、新形式通常需要经历一个孵化、磨合、调整的过程,而“船小好调头”的优势让演艺新空间具备了释放灵感、大胆创新的条件,为戏剧艺术创作提供了更多与时代融合、向全年龄层受众延展、打开创作思路的可能。那些经由演艺新空间验证而沉淀下来的创意,为拓展当代戏剧创作思维提供了诸多灵感,注入了新的活力。


与此同时,日趋多元化的市场需求、年轻化的时代风尚也是催生演艺新空间戏剧的重要土壤。生活是戏剧艺术的源泉,戏剧艺术的创新发展亦需和受众审美需求、时代文化风尚同步。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统计,18至34岁的年轻人群是中国演出市场的消费主力,其中“00后”在购票用户里的占比不断增加。这些观众是在电子游戏、视频语言、二次元等文化记忆中成长起来的“网生代”,而演艺新空间戏剧结构设计与剧本杀、网络游戏、密室逃脱的融合,视听语言设计与影视、动漫的融合,美学风格设计与国潮、科技的融合,反映的正是当下一大批年轻人的观赏习惯和审美趣味。如新空间剧场版的《猫神在故宫》以一只网红猫的视角观照故宫历史文化,环境式戏剧《真爱酒馆》在都市爱情故事里加入流行爵士乐曲等设计,都带着显著的“网感”,有青年人偏好的轻松氛围、萌宠形象、浪漫爱情等元素,为戏剧艺术注入了不少生动的场景语言和时尚的视听表达。


在当下都市的快节奏生活中,青年人对文化消费的诉求不止于精神体验,还寄托了认识价值、社交价值、生活服务等多重期待,演艺新空间灵活丰富的场景模式则让戏剧满足这些期待成为可能。在博物馆、历史建筑里上演的戏剧基于场景的文化属性,在表演中突出传达历史信息、强化回望历史的厚重感,如在南昌八一纪念馆演出的沉浸式戏剧《那年八一》把观展体验融入角色扮演、视角追随式的剧情中,观众在观看演出时收获的不只是解密疑案、解锁游戏的快乐,还燃起了强烈的爱国情怀,有“穿越感”的戏剧体验由此激发起更深切的文化认同和情感共鸣。此外,演艺新空间戏剧提供的文化体验不仅包括近距离观看戏剧表演、与演员互动,以及完成与朋友小聚、组团冒险冲关等,还能在散戏后品尝一杯戏剧主题茶饮,购买戏剧主题文创产品,这种高度参与和综合体验的过程让戏剧艺术得以更深入地走进日常生活,也为戏剧打开更广阔的市场提供了便利,不断展现着把历史、文化、科技、商业交汇的综合场域变成戏剧舞台的优势和潜力。


创新不能削弱戏剧艺术主体性


随着为演艺新空间量身定制的戏剧作品不断增加,打破“第四堵墙”的优势和特色变得日益明晰。与此同时,在戏剧创新步伐加快的同时,也应注意避免让一些新思路、新模式成为“标配”甚至“套路”,莫过分强调互动参与、沉浸体验却模糊了戏剧与其他艺术形式的边界。演艺新空间的戏剧创作还需要在灵感和创意之外,聚焦对戏剧艺术主体性的思考。


实际上,开放的戏剧舞台、互动的演出在中国由来已久。从先秦时期山间水畔的祭祀乐舞,到明清时期遍布村社的戏曲表演,中国传统戏剧一直有一种于广场庭院之下、在自然山水之中的开放式传统,有侧重近距离观演的惯例。就此,中国传统演剧模式并不存在西方写实派戏剧里的“第四堵墙”。当下戏剧表演走出剧场、走进生活场景的尝试颇具新意,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在回归传统。对演艺新空间而言,戏剧视听效果、场景调度等艺术设计,终究是为戏剧艺术效果服务的,“破墙”“破圈”的开放互动、跨领域交叉融合,其重心与意义不仅在于舞台呈现或表演方式,还在于戏剧作品的艺术特色和精神追求,以及在古与今、中与外的多重视野下思考当代中国戏剧的传承创新、生长空间与未来可能。


关于戏剧的本质和功能,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历史时期的人得出过不同的结论。时移世易,戏剧的内涵在持续丰富,但有一点相对稳定,即戏剧是表演的艺术,是综合艺术,也是关于人的艺术。戏剧能通过演艺新空间迎来更大市场、更多观众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当戏剧越来越像剧本杀、社交游戏,与生活消费场景的距离越来越近时,戏剧究竟是艺术的载体,还是游戏体验或消费体验的辅助工具呢?当智能传媒技术、智能穿戴设备能通过有戏剧色彩的电子游戏给玩家带来更逼真的沉浸式体验时,戏剧艺术的优势、特色将如何保全并发扬?这是演艺新空间戏剧作品必须在创作与演出中面对的课题。


对不少观众来说,戏剧艺术的魅力不仅在于完成物理空间意义上的沉浸或互动,剧场的功能也不仅在于通过新路径接触新奇事物、获取新鲜体验,而更在于无论座位远近都能在情感上被触动,在心理感受上沉浸其间,当走出剧场后,依然会在一些时刻回味戏剧的情境、品鉴表演的艺术,并因之感受到艺术的美好、生活的趣味。演艺新空间戏剧的创作在注重形式创新、思维延展的同时,也需要始终保持价值引领、艺术品质,强化表达意识与美学品位,让中国戏剧文化的传承发扬有深入生活的空间依托,推动中国戏剧以复合型、年轻化、沉浸式的形态进一步拥抱时代,更好地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


作者:刘洋

来源:光明日报


民营剧团专委会
国有院团专委会
专业委员会
查看更多+
专业委员会
专业委员会